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神农架野生动物科考手记

2014-12-15 17:11| 发布者: hisnj| 查看: 838| 评论: 0

摘要: 神农架,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名字!不时传出的野人目击事件、炎帝神农氏尝百草救治百姓,这些传说都让本来就神秘的神农架更加神奇而遥不可及。我是在上中学的时候就听说了神农架,同时也对这个神奇的地方充满了向往!20 ...
神农架,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名字!不时传出的野人目击事件、炎帝神农氏尝百草救治百姓,这些传说都让本来就神秘的神农架更加神奇而遥不可及。我是在上中学的时候就听说了神农架,同时也对这个神奇的地方充满了向往!
2007年,机会终于来了。我就读硕士生的研究课题就是神农架的金丝猴。7月的一天,我与昔日同学、导师着手对神农架自然保护区的金丝猴开展研究。跟神农架自然保护区取得联系后,我们一行带上摄像机、照相机、望远镜等野外设备和生活用品就动身了。经过近30个小时的颠簸,我们赶到了神农架的小镇—木鱼。办好手续后,我们开始踏入神农架自然保护区,顺着一条清澈的小河,迂回走向山脚的大龙潭。突然,我们的向导——自然保护区科研所的杨所长停下脚步,拉长声音发出“噫—”。原来他是在跟这里的金丝猴打招呼!说话间,一群金丝猴浩浩荡荡奔将下来,只见公猴家长在前面探路,幼猴紧紧抓住母亲腹部的毛,由母猴携带着往下移动。这是我第一次在野外看到金丝猴——相距仅30余米,我兴奋得差点尖叫出来。
追踪野生金丝猴
我所跟踪研究的金丝猴属于大龙潭群体。这个种群最初数量为45只,分为3个家庭单元(一雄多雌单元)和1个全雄单元(光棍群)。通过长期追踪猴群,我最终能够认识其中的每一只猴子。
在我观察金丝猴期间,留下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就是金丝猴的邀配(交配之前母猴对公猴的一种示意行为)。2008年9月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跟着金丝猴群,在猴群往坡上移动的过程中,“大胆”家庭的母猴“宝宝”趴在地上向“大胆”邀配,“大胆”正要过去和“宝宝”交配,这时,大胆的大老婆“俊俊”也趴在离“宝宝”不远的地方,向“大胆”发出邀请。这下子可给“大胆”出了一个难题,最后“大胆”考虑了片刻,然后先看了一眼“宝宝”,最后径直走向了“俊俊”。看来,猴世界和人也有些类似,还是大老婆受宠爱多一些。在一雄多雌的社会中,母猴为提高自身的繁殖几率,争取更多的“受宠”机会,只得频频发起邀配;公猴由于没有其他个体与它竞争交配权,总是养尊处优,发起邀配行为的次数很少,即使发起邀配,其模式也很简单,往往是走向母猴并张嘴,用手上抬母猴的臀部试图交配,但是常遭到拒绝。
另外,金丝猴的报警声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观察发现,威胁程度不同,金丝猴发出的警报声也不同。2007年10月的一个下午,我和师姐、师弟进入大龙潭基地投食场,突然“大胆”家庭的青年母猴“小丽”跳上树,发出“嘎……”的警报声,其他猴子立即停止了活动,观望一段时间,感觉平安无事了,才继续活动。这是因为平时只有我一个人,已经和它们很熟悉了,突然带来两个“不速之客”,对它们来说,是一种潜在的危险。“嘎……”的声音为“轻度报警声”,这种声音是在它们看来虽然有干扰源,但是干扰源没有攻击性的情况下发出的。声音频率缓慢,发出者多是青年个体。
还有一些情况,猴子们会发出“呜嘎”的“高度报警声”,这个声音发生的背景是猴群不远处有干扰源,如汽车的声音,或猴群中有干扰者活动。猴子在听到其它成员发出这种报警声后,会快速上树,然后四处张望,探寻干扰源的方向。2009年11月的一个下午,猴子们刚吃完食物,在投食场稍做整顿。突然,猴群中乱作一团,“呜嘎……”声此起彼伏。猴子们相互报警,肯定是有强烈的干扰源了,我马上跑出去看,发现游客带的一只宠物狗在猴群中到处乱跑。这可把工作人员急坏了,野生金丝猴根本没见过这种“怪物”。这只可爱的小狗,越被追赶,越是往猴群里跑,似乎失去了方向,找不到自己的主人。工作人员只好放慢脚步,让小狗缓过神来,一会儿小狗找到了方向,跑出了猴群。猴群中相互报警声渐渐平息,胆大一点的猴子开始到地面上活动了。显然,在它们眼里,“高度报警声”与“轻度报警声”相比,意味着情况更危险,更需引起关注。
 

金丝猴的母性意识非常强。据多年跟踪金丝猴的大老杨说,有一年他们在千家坪跟踪金丝猴。一天,他们长途跋涉4个小时,终于看到了金丝猴的身影。就在他们兴奋不已的时候,眼前的一幕把他们惊呆了。不知哪儿来的一条狗就在金丝猴的不远处,这下把金丝猴吓坏了,而且那只狗好像也图谋不轨,盯上了一只小金丝猴。就在大老杨他们手足无措时,那只狗快速冲到了小猴的旁边,一下子咬住了小猴,但是没有用劲咬。这时,母猴箭步冲了过来,对狗兴师问罪。它把嘴巴张大,发出“咕咕”的威胁声,并不停地用“两只手”去抓打狗。最后,无奈之下,狗把小金丝猴放了下来。大老杨他们本来想上前看看小猴伤的是否严重,结果也被母猴的气焰打败了,没敢近距离看。最后,小猴在妈妈的带领下离开了。不过根据多年的经验,大老杨他们判断小猴伤的不是很严重!
 “兵败”大蚂蟥沟
2010年8月21日,我和同事杨开华、赵玉诚陪湖南吉首大学张代贵教授、北京生态作家古清生、中国林科院博士研究生李广亮去神农架保护区老君山进行野外考察。
上午9:00,我们从老君山管理所出发,今天的目的地是红日湾,据说那里的动植物非常丰富。过了木城哨卡,我们把车停下来,准备工作。我一下车,正巧看到了地面上一只6条腿的昆虫,差一点就踩上它了,杨开花说那是竹节虫。在我们刚刚看完竹节虫后,天空又下起了雨,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去附近的老乡家去躲雨。10:20,雨停了,我们把车停在老乡家门口,徒步向红日湾前进。但是,听赵玉诚说,要想到达红日湾,必须经过两个“鬼门关”——小蚂蟥沟和大蚂蟥沟。蚂蟥,一个不起眼的名字,我以前都没有听说过这种动物。它真的有赵玉诚讲的那里厉害吗?我半信半疑地跟在他们后面。过了木城哨卡往里走了不远,他们几个就在前面大叫了,说脚上爬满了蚂蟥,我很兴奋,想第一时间看看蚂蟥到底是一种什么动物。在张老师的脚上,我看到了1只细长的虫子,头在空中不停地摆来摆去。赵玉诚眼急手快,他一下就看到我脚上也粘上了蚂蟥,这下可把我吓坏了,赶紧用手拽它,但是它有吸盘,紧紧地吸着我的鞋。最后,还是在赵玉诚的帮助下,我才摆脱了那只蚂蟥。
 

越往里走,身上的蚂蟥越多。我们只好一边前进,一边摘掉身上的蚂蟥。赵玉诚告诉我们,根据我们当时的条件和装备,躲避蚂蟥最好的办法就是快速前进,不给它们留任何机会。11:00,我们穿越完了小蚂蟥沟,但是,这时候,我们几乎都在不停的抓蚂蟥,根本无法开展工作。而且,听说前面的大蚂蟥沟的蚂蟥更多。无奈之下,我们退缩了。仅仅用了8分钟,我们就返出来了……
也许我们根本就不应该闯入本属于它们的天地。在茫茫的森林中,它们才是真正的主人。我们人类只是和它们共同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普通一份子。
蚂蟥最让人害怕的是它会吸食人体的血液,而且它的唾液中分泌一种抗凝血素,让人的伤口血流不止。幸好我们早有防备,也及时退却,所以才避免了被蚂蟥吸血的可怕遭遇。
 
邂逅太阳鸟
神农架鸟类资源非常丰富。现已查明,该地区有鸟类300多种,而且珍稀种类较多,仅属于我国Ⅰ、Ⅱ级保护动物的鸟类就有30多种,包括白鹤、金雕、灰腹角雉、绿尾虹雉等。按照中国动物地理区划,神农架属于东洋界和古北界相混杂的地区,但是以东洋界为主。同时也存在广布种鸟类,主要是留鸟、夏候鸟,也有少数冬候鸟和旅鸟。
2008年8月份,我们来到了神农架地区太阳鸟的老巢---天燕风景区,希望能亲眼目睹这种美丽的小精灵。在景区张总的指引下,我们顺着观景栈道往高处爬去。这里的栈道不仅陡峭,还非常险要,胆子小的人根本不敢向下看。尽管大家小心谨慎地行进,但是我的一位同事还是差点滑倒,因为石质栈道太滑了。如果真的不小心滑倒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下面就是十几米的悬崖。这点小插曲丝毫没有影响大伙的心情,大家还是急切地想亲眼目睹太阳鸟的芳容。由熟悉路况的同事在前面带路,走了约半个小时,大家累的气喘吁吁,有人提议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在我们谈笑间,张总示意让我们安静下来,并指着不远处的一颗不知名的植物,大家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一只小鸟在不停地挥动着短圆的小翅膀,轻捷地将长长的嘴伸进花蕊深处吸食花蜜。“难道是太阳鸟吗?”,我惊奇地问道。张总给出了肯定的回答,这更引起了我的兴趣,传说中的 “东方蜂鸟”就在离我们二三十米远的地方。我仔细地端详着它,它长着长长的嘴巴,并在空中长时间地悬停着,不断地调整身体的姿势,以便更好地吸食花蜜。正当我们准备掏出随身携带的“武器”时,太阳鸟一溜烟地飞走了。我也深深地体会到了拍鸟是有多么的难,每一张野外鸟类图片都付出了摄影师极大的辛劳!
 

资料记载,太阳鸟是典型的东洋界鸟类,其生态地位相当于西半球的蜂鸟,喙细长而向下弯曲,舌头呈管形,翅膀短而圆;体重仅5克左右,身长不超过15厘米。太阳鸟常以小昆虫为食,并可以像蜂鸟一样从小花中吸食花蜜。它们鲜艳的羽衣,闪现出红、黄、蓝、绿等耀眼的光泽,夺目异常,故名“太阳鸟”。
红外相机里看“熊样”
野生动物的应激性很高,加上近年来人类对自然资源的大力度开发,导致它们赖以生存的栖息地面积在逐年锐减,所以野生动物对人类充满恐惧,这给野外观察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因此,神农架自然保护区与中国林科院合作开展布设红外相机调查野生动物的项目。我有幸参与了这个项目,并在红外相机里走进了神农架形形色色的动物世界。
2010年8月29日早上8:30,我们在金猴岭区域回收半个月前放出的红外相机,中午回到住地把照片倒到电脑上,令大家异常兴奋的是其中有一头黑熊的图片。尽管没拍全整个熊的身子,但是从它的脑袋可以看出,那是一头硕大的黑熊。大家对这头熊的照片讨论不休,我的另外一个细心的同事的一个小小的举动更是让我们异常吃惊,也引起了我们极大的恐惧。他查看了这张照片的拍摄时间,正是当天早上7:53。天哪,就在我们取相机前半个小时,那头黑熊就从相机前经过。试想想,如果我们早来半个小时,就和那头黑熊不期而遇了。太可怕了,如果真的遇到了黑熊,我们该怎么办呢?像人们常说的倒在地上装死,可以吗?
 

黑熊红外照片
不只这一次,2009年4月6日和2010年8月15日黑熊都在红外相机前“露了脸”。尤其是后一次,镜头里竟然同时出现了两头黑熊。可见,神农架的野生动物资源是多么的丰富!
 
(作者:蔚培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