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苏轼原创玄幻小说】远古秘辛 第一章 神农架

2014-12-8 15:11| 发布者: 心心心·念| 查看: 699| 评论: 0|原作者: 旅行求知者苏轼

摘要: 古时华夏部落有图腾,世间是否真有神灵尚无人查证。  迷信一词不可断言,任何宗教都是有根有据,即使民间一些组织也不可称之为迷信,有一种少数人赞同的观点是“那是超越科学领域的无实质东西。”而让大多数人所接 ...
    古时华夏部落有图腾,世间是否真有神灵尚无人查证。
  迷信一词不可断言,任何宗教都是有根有据,即使民间一些组织也不可称之为迷信,有一种少数人赞同的观点是“那是超越科学领域的无实质东西。”而让大多数人所接受的一种说法是,这只是人心中的一种信仰。
  神农架,位于湖北省西部,气候多变,有一日四季之说。传说因为华夏始祖之一的神农氏在此架木为梯,尝食百草,救民疾夭。教人稼种而得名,具体真假就不知道了。
  “泽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饮,不羁畜于樊中。”叶渊自念这句被他无意在书中看到的一句话,时刻谨记。
  野鸡宁愿十步吃到一粒米,百步喝到一口水,也不想没有自由的被关在圈中。
  年少轻狂,不知道天高地厚;这句话被叶渊完全表现了出来。腊月十一,还有十八天便是除夕之夜,叶渊辞掉了自己那每月2000底薪和提成时有时无的销售工作,来到了神农架,他没有找当地采药的老农领路,而是只身进了无人区,进入神农架的第四天叶渊就发现自己迷路了,而叶渊想起了贝爷常说的一句话:“在任何绝境,都要有求生的欲望跟信念。”
  对野外求生节目极度痴迷的叶渊,辞掉了工作,独自走进这充满了神秘传说的神农架,开始了第一次野外生存之旅,令他意外的是,在网上都说神农架几乎四季常绿,而叶渊根本没有看见一片绿,反是一片枯寂,这更加吸引他。
  荒野之地,前不见村后不见店,四下莽莽,只有枯索的林木无人问津。

    这已是第六天早晨,不知几点,寒风把叶渊带回到现状,不禁打了个哆嗦。叶渊起身爬出帐篷,爬在雪地做了几个俯卧撑让血脉流通下,吃了两口压缩饼干算是把早餐解决了。之后检查了下背包里所剩的装备,7块钱买的打火石,半块压缩饼干,19块钱淘宝买的军用水壶,200块钱买的戈博刀,30块钱买的棉袜,淘宝300买的单人帐篷。
  看着这些装备,叶渊自语道:“看来今天暂时还不用吃虫子。”
  收拾起装备,叶渊又干了一件自己梦寐以求的事情-------迎着暴风雪尿尿。尽管这风雪不是那么的强烈,在他看来,这是一种超越了人体极限的挑战,但结局肯定是尿了一鞋。
  凭着荒野求生中贝爷在节目里所说的,能用跑的就不用走的,一定要保持体力和水分,加快行程比什么都重要,叶渊加快了脚步走出森林。
  皑皑白雪,枯荒林木,远处却能看到一片面积不小的翠绿,层层叠叠,时有寒风而起,乍然一看如美国暴风雪肆虐之意,极为壮观,尽管叶渊浑身哆嗦个没完,但心中依然感觉很刺激。其实他也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待下去了,虽说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恐怖,但也是困苦之地,又冷又饿,甚至都怀疑自己晚上是睡着的还是冻晕的,唯一庆幸的是,还没有遇到白熊。

     他深吸一口气,朝着翠绿的地方狂奔而去,边跑边哼着唐朝乐队的国际歌。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斗争。”
  “噗通”
  “我靠!!!”
  正苦中作乐的叶渊突然全身一凉感觉要完了,他根本没看见这有个斜坡,身体身不由己的骨碌骨碌滚下去,眼看着下方一颗颗大树无法闪躲,叶渊双手胡乱抓着能抓的东西。
  幸运的是真的停了下来,没有撞到,是下面的雪太深,慢慢的滚不动了,叶渊大口的喘着气自语道:“这也算节省路程的一种方法吧。”
  叶渊起身抖了身上的雪,表情变得严肃起来看向四周,他能感觉的到,有东西正在接近。
  向来什么都不怕的他心里也有点没底,于是抽出了身上的戈博刀环顾四周。他从不相信神农架有野人,这小刀是为了砍柴生火用的,压根也没想过会用这20多厘米长的刀能杀白熊。
  突然他被不远处的一个小黑点吸引住了,他完全可以用肉眼看的到有个黑点正在向他移动,而且原来越大。叶渊已经完全愣神了,在脑海里极速搜索记忆,没记得网上有人说过这情景啊,自认在劫难逃的叶渊索性直接躺在雪地里撞死。
  对于一切未知的生物先装死,他深深记住了这句在探险贴吧里看到最愚蠢的话,但此刻也只能愚蠢点了。
  片刻间黑点终于到了距叶渊不到30米的地方,这哪是生物,叶渊彻底吓尿了,幸亏刚才没跑,这根本不是生物,这分明是一座能移动的坟。

  “妈的,难道这家伙要吸我的阳气?借尸还魂?”叶渊骂道。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叶渊已经彻底崩溃,大声喊起了正气歌。
  作为一个现代都市人,何曾见过这么可怕的东西,叶渊的感觉是如此的不真实,现在的所见所闻,实在是惊世骇俗!
  黑气已经彻底成形,距离远古时代,早已过去千载岁月,沧海桑田,神灵鬼邪之说早就被推翻,如今这么邪乎的东西竟然就与叶渊面对面。
  “兹兹……”
  突然,贰负发出一声让叶渊浑身毛骨悚然的声音,叶渊直接白眼连翻个不停。不是攻击,像是在沟通,但他的精神依然无法承受。
  叶渊唯唯诺诺的道:“您是在跟我说话吗?您真的是贰负天神吗?我听不懂您的语言,现在是几千年后了,我只是个游客,没想过会打扰您,我真的不是有心打扰您的。”
  “神农曾于此尝尽百草,知上药以渡众生,却遭上司毒害,吾欲寻仇,亦中圈套,落此下场。”贰负似是倾诉,也像自语。
  叶渊似懂非懂的问道:“您的意思是神农是被其他天神毒死的?而您与神农是好朋友?那古人所说黄帝罚您之事纯属扯淡?”
  叶渊感觉到了贰负并非阴间邪物,像是有怨言般在与他诉说。
  “所谓仙说,实则诳语。”贰负之后再说话,反而散了黑气,回到坟中。
  叶渊看见此景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满脑子全是疑问,完全没有刚才的惧怕之心,他已经感觉到了贰负之死并非古人记录那样,而是另有隐情,远古时代到底隐藏了怎样一段历史?现今的记载可信度又有几分?

  “天神大人,这个世界真的有神灵一说吗?是否真有参透长生之术?孙悟空真的存在吗?您刚才所言,神灵之间也有斗争吗?您又为何会出现在这神农架之内?”叶渊把自己的疑问全部念叨了出来。
  “玄者,自然之始祖,高则凌驾众生,眶则笼罩八隅。万物云云,何所不有。列仙之人,不做本分之事,世人怎信仙之所说。”坟墓轻叹出这样一道声音。
  “小的完全没听明白。”
  “仙法欲静寂无为,忘其形骸。所谓仙战一说,伏尸千里,流血滂沱,坑煞凡人,要仙何用?”贰负道。
  叶渊似乎明白了贰负所言,神仙也并非那么的空灵高尚,所谓的仙土中也是有战争的,那岂不是神灵之战!没等他接话,坟与碑开始发生变化。
  “什么情况……”
  贰负双眼中的两道光深深凝视了叶渊几秒后移开,黑色墓碑竟然正在慢慢变淡,顿时,有一道道炫目的光华冲起,形成密密麻麻的小字钻进了叶渊的额头处,叶渊随即昏迷。
  “因果轮回,万疏终归大宗。”坟中叹出这样一句声音后再无声息。
  坟墓周遭变回了白雪莽莽的样子,枯索的树林瞬间也变为了翠绿。黑坟也被白雪遮盖,墓碑消失,孤独的坟墓岑寂在这荒无人烟的神农架中,几分凄凉,几分萧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