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深秋踏访神农架

2014-12-3 13:08| 发布者: hisnj| 查看: 764| 评论: 0

摘要: 神农架钟灵毓秀,自然少不了水。深秋的神农架已有了几分冬的味道,但水却不似冬天般枯竭。小雨过后,树叶上、松针上留下滴滴水珠。叮咚泉水在树脚根在怪石旁闪闪涌动,时有落下的红叶随流翻滚。又一会,或高或低的落 ...

神农架钟灵毓秀,自然少不了水。

深秋的神农架已有了几分冬的味道,但水却不似冬天般枯竭。小雨过后,树叶上、松针上留下滴滴水珠。叮咚泉水在树脚根在怪石旁闪闪涌动,时有落下的红叶随流翻滚。又一会,或高或低的落差把水变成或大或小的飞瀑,哗啦啦,滴答答,冷冷的山骤然多了灵动,不觉神摇意夺。

不过,最令我们激动的是另一种水—亚高山湿地大九湖。这在“抬头见高山,地无三尺平”的神农架山区,可以说是一个另类,九个湖泊散落在群峰之中,好似娇柔的公主,在众多王子的护卫中抚琴低吟。

驱车赶往大九湖,我们再度进入“摇摆”状态。神农架路随山建,九曲十八弯。人坐车中,犹如钟摆,忽而向左忽而向右,纵有千般倦意也会随摇摆飘去。这,应该是对神农架“地无三尺平”的另一种诠释吧。

抵达大九湖时已是下午,天公没有露出期盼的笑脸,一层薄纱铺在草地中,笼在湖水上,环在山腰间,把一切梳妆得更加恬静。湖水如面镜子,时隐时现着山峰、孤树、村庄、人影。一帆旧船静泊在湖中,欲扬帆?欲归航?湖边山林尽染,花叶红黄,山峰挺拔。莽莽芦草并着肩拉着手,泛着浅浅的金,不见秋的肃杀。就连那灰黑的长长的栈道,因为落叶的点缀亦有了色彩有了生机。于是,你只剩了迷恋徘徊。

大九湖是神农架的大九湖,自然,也有着它的神奇。

—在大九湖的湖底,覆盖着一层厚厚的亚高山泥炭藓,湖泥不仅能吸附数十倍于自身的水量,还能过滤、净化水质,去除重金属等污染。千百万年来,湖泥以每年不到头发丝的厚度,年复一年“生长”,至今深达3.5米。

—大九湖附近没有河流,每年有近10亿立方米的水汇入湿地,但你却看不到它流向哪里。其实,在大九湖西北角,有40多个大大小小的落水孔,湖水由这些落水孔进入地下暗流,最后流入丹江口水库—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源地。—据专家估测,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输送到北方的清水中,有大约10%来自大九湖湿地。“九湖九溪九道河,九山九梁九字号,九孔九洞九坎坪,九湾九坝九重天”,海拔1730米的大九湖湿地,慷慨地滋润着南北中华儿女。

其实,又何止是慷慨,为了一泓清水北上,几十万人迁徙,舍家为国,那种担当、那份奉献,令人动容。

踏上归程,难舍萦绕心头。打开车窗,深深呼吸—让内心充满神农架—充满神农架粗犷苍劲的山、充满神农架温柔娇媚的水、充满神农架嶙峋奇妙的石、充满神农架迷幻朦胧的雾,更想,充满那份舍家为国的情怀。

(原载《吉林日报》11月11日4版,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