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给神农架的一封情书

2014-11-30 18:32| 发布者: 心心心·念| 查看: 775| 评论: 0

摘要: 是谁不小心在山梁上泼了一滴墨,从神农顶到大九湖的山水就全绿了,赋闲已久的青瓦白墙老牛篱笆,飘进细雨轻风的唐诗宋词,悠悠的驶进了浓墨卷香的国画里;是谁不小心在山谷间走漏了一支歌,从燕天彩虹桥到红坪画廊的 ...
    是谁不小心在山梁上泼了一滴墨,从神农顶到大九湖的山水就全绿了,赋闲已久的青瓦白墙老牛篱笆,飘进细雨轻风的唐诗宋词,悠悠的驶进了浓墨卷香的国画里;是谁不小心在山谷间走漏了一支歌,从燕天彩虹桥到红坪画廊的景色就灵动了,虫吟鸟鸣伴着空灵的山歌演奏出悠扬的韵律,它悄悄溜进你我的心田,于是,心灵深处的某处皱褶就舒展着荡漾开来;是谁不小心在这群山里立下了一个愿,从阳日松柏到新华宋洛的足迹就深刻了,白云衬托着蓝天,天空一如既往的清澈,苍鹰在山脊上方盘旋,蜗牛背着重重的壳裹着轻轻的仰望。
 
    初见,你是人间四月天,谁能阻止那轮暖阳在山脊间欢快的奔跑。它照艳了五味子,照绿了红豆杉,照亮了河边的奇石,照欢了林间的金丝猴,照醒了河底的娃娃鱼。
初见你,你不是面含羞涩的姑娘,你是饱含深情的女子,宁静中流露着几份秀气;初见你,你不是白面柔情的书生,你是伟岸挺拔的汉子,刚毅中簇拥着几份霸气。
我全副武装的视听,还是不能将你的美一网打尽。
    你看,钢琴家手指间弹奏着你的风景,在画家那里描绘成一幅油画,那油画透过诗人的眼眸在唇间化为一首诗,这诗溜进歌唱家的耳,被演绎成一支歌。我不知你是景还是画,是诗还是歌。
    外面的生活有太多的乱花迷眼,你就好像一把筛子,淘汰了浮华、喧杂,沉淀了单纯、简单。
    初见你,我实在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只好借林徽因的诗表达爱意: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是燕/在梁间的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四月天。
 
    相知,梦里才知身是客
    群山搀扶着群山,道路叠加着道路。背对着故土,渐行渐远。
    顺着你的脸颊,流淌到我肩膀的月光。隔着车窗的脸庞,玻璃记录下来了温度。时间漫过了大山,就快要淹没我们的影子。我将所有的思绪储存起来,只能将夜当做记忆卡。手机信号时有时无,最终还是断了讯息。
    小时候一直想知道,山的那边是什么。现在才知道,山的那边原来一直有你。
    时间变成一条线,我的魂好像生了锈铁被胡乱的扔在路上。我像一个异乡人看过了你的繁花异景,却突然发现自己丢失了那份沉甸甸叫做“归属感”的东西。
如果我的小船渐渐驶离了故乡的港湾,是不是才有了关于青春故事的片头?人生的河流中,到了码头就要更换另一艘船。而从你的世界路过,是不是我最好的睡前故事?或者是,你将是我的最后一个泊岸?
 
    回首,她在灯火阑珊处
    我坐在自己的掌纹里数着那些脉络,生命线交织着爱情,爱情线交织着事业,事业线交织着生命,我知道是热情让这些看似凌乱的纹理,洋溢着青春那不安分却朝气蓬勃的气息。偶尔抬头,凝视松柏小城的夕阳西下,几位老者在旁边聊天,他们手中的掌纹深刻,连着一个个老茧。默默倾听着老者讲述他们年轻时代凿山伐林的故事,仿佛依稀看到了神农带着架子寻山涉水的影子。
    夜幕降临,灯火阑珊处的你宛如一颗明珠,我轻呼一口暖气在手,然后紧贴自己的脸颊,好像此刻我才将真实的自己拥抱,是你给的体验,让我有了一次“存在”的意义。
    在你这古老的土地上,从来都是平凡人的开拓与坚持,也从来都有英雄们的传奇和轶事。有人说,他愿轻抚着你,在这山巅之上献上他媚态的舞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