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独闯神农架

2014-11-27 23:48| 发布者: hisnj| 查看: 702| 评论: 0

摘要: 湖北神农架以其蛮荒的历史、诡谲的传说、神奇的生物世界,弥散出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由此,我这个喜欢寻幽探胜的人不惜栉风沐雨,在坎坎坷坷的山路孤身穿越神农架林区,犹如摇滚歌手崔健所唱:“我不愿留在一个地方 ...

 

        湖北神农架以其蛮荒的历史、诡谲的传说、神奇的生物世界,弥散出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由此,我这个喜欢寻幽探胜的人不惜栉风沐雨,在坎坎坷坷的山路孤身穿越神农架林区,犹如摇滚歌手崔健所唱:“我不愿留在一个地方,也不愿有人跟随。”这是雄性的证明,还是血性的英勇?反正,在我看来,这是一次生命的跋涉一次心灵的回望……


 

        进入木鱼坪

        我是从兴山县王昭君故里进入神农架林区的。昭君村旅游区负责人知道我要独闯林区,见我带的衣服不多,用怀疑的目光打量了我一番,然后说:“我从未见过你这把年纪的广东人,在这个季节进山的。”我连忙请教。他说:“雨雾天什么都看不清楚,而且海拔高天气寒冷,艰险,基本没有游客进山。”我仍迷而不觉,而且几乎到了山门怎可以放弃这次机会?那位先生见我一意孤行,给我画了林区各景点的线路图。

        沿湘坪河一直往高处走,向北数十里便是神农架林区范围,路中不时闪过一两条宣传横标:“多种树木少生孩子!”“依法普九!”“普九”即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由此透出的信息是:林区重视生态平衡,山民的生存状态仍然艰难。在一个叫小当阳的地方下了车,进入林区第一个景点神农祭园。祭园是专以纪念华夏始祖神农氏的地方,由原有“古老植物园”扩建而成,以神农祭坛为核心。祭坛依山势而建,宏伟壮观,拜祭处有左右两根立柱,柱端是牛头雕刻,正中放置两排九个铁鼎(香炉),迎面是颂扬炎帝功绩的大型浮雕,沿石阶到达坡顶,为红砂石巨大雕像,雕刻炎帝的头像,炎帝双目低垂,嘴巴紧闭弯成弧线,头部两侧生出牛角,一副威严的尊容。相传远古时代,神农氏(炎帝)到这里遍尝百草发现药材,为四方百姓医病除疾,由于山势险峻珍稀药材难采,神农氏便搭架而上,神农架之名由此而得。神农祭园古木森列,其中一株千年铁坚杉古老苍劲,木质坚实刀斧不入,从宋朝开始经历了六个朝代。

        从神农祭园出来,乘车继续向木鱼坪进发,木鱼坪是我计划中第一个落脚点。木鱼坪是山区小镇,成坡度的主马路在雨中显得冷冷清清,我放下行李到处打听到神龙顶景区的办法,旅行社因组不成团队表示爱莫能助,唯一办法是包车。镇上到景区山门有二三十公里,景区内因景点分散同样要走二三十公里的路,步行难以抵达,更糟糕的是不知道老天爷何时放晴,否则云遮雾罩什么都看不成。

次日依然秋雨淅沥,腻烦中我只得在街上到处溜达,了解民风民情,然后天涯买醉,吃火锅喝苞谷酒驱除寒气。都说秋高气爽,我正是选择金秋十月出行的,但十多天来一直秋雨绵绵,更不清楚神农架会有如此高的海拔,直冷得我抖个不停,难以预料的变数陷我于尴尬境地,选择这季节实在是傻透了!

        返回旅店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房客就我一个,只好守着一缕忧愁,真有点客途秋恨的况味。紧贴旅店背后是木鱼河,喧腾咆哮,河中堆积黝黑的山石,但水清见底。我想起一位汽车司机问我:“你知道不知道这里为什么叫木鱼坪?”他说,过去有一个外地来的年轻木匠,他心灵手巧,做出动物形状的木制品能跑会走,在一家大户做工时恋上财主的小姐,财主当然不答应这门亲事,他就做了一条木鱼与恋人私奔,骑上木鱼顺流而下追寻幸福去了。从此,这里便改称木鱼坪。

        长旅寂寞,无聊昏噩中听着河流的哗哗水声,想起那位木匠尚且有情侣相随相伴,而我呢,没有人同我私奔真真可怜。

 

              

        风雨神农顶

        第三天起床往窗外探望,灰黑的雨云低压着树梢,雨势更大了。天不助我,但又不能老是等下去,我带上干粮,雇了辆农用车直闯神农顶。

        神农架林区的范围比预想的更宽泛,有三千多平方公里,170万年前逃过第四纪冰川之劫,数千种植物和近千种动物幸存下来。这里地貌奇特,为我国西南高山与东部丘陵的过渡地带,处于亚热带北缘,气候温润,形成了林木蔽翳、花草丛生、古藤交缠、流泉叮咚、鸟兽啼鸣的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自从被开发成旅游区后,被划分为东部观光度假旅游区、西北部猎奇探胜旅游区和以神农顶为主的南部考察旅游区。

        眼前的天气实在不令人鼓舞,据说山内气候十分不稳定,东边日出西边雨的现象时有所见,但愿到了景区老天爷会赏个笑脸,然而希望再一次落空。山内云雾缠绕,汽车被笼罩着似翱翔于万里云天,对时间的流逝和空间的转换浑然不觉,致使心中茫然无序出现怪想异思,而劲风掠过原始森林则地籁天鸣,那狂放不羁的啸叫有如金戈铁马,使你觉得这是灵魂在舞动,生命在张扬,有一种悲壮深邃的意韵,是一种久违了的力量一种气壮山河的襟怀!

        风景垭到了。“垭”为两山之间的狭窄地方,林区有许多风景点和地名均称什么垭。风景垭原名巴东垭,因站在山垭上可眺望到巴东县境而得名,据车主介绍,风景垭为“神农第一景”,睛天可见林海苍茫,碧绿万顷,林石参差险峰千仞,当我俯视时却混沌不明,只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不远处的金丝燕垭同样如此,莫不是常言道的大音若希大化无形?为此心怀怅然。汽车终于穿透云层到达板壁岩,这是一个以奇石著称的景点,我披上雨衣打起布伞,穿过一大片金黄色的草甸走下去,才发现通幽石径似故布疑阵,进去了很难转出来,而且景点内幽黑宁静得让人心惊肉跳,仿佛进入设伏的敌战区。那片嵯峨突兀的石林形态各异,绝非江南园林那些假山假水雕琢的矫情,更有许多从未见识过的林木让我眼界大开,有湖北槭树、多枝柳、金银落梅、峨眉蔷薇和巴山冷杉等等,还有又名鸽子树的珙桐,是古老遗孑的树种,春夏交替时,满枝洁白的花片恰似无数白鸽栖息枝头,十分奇特美丽,可惜我缘悭一面。

        往回走,车停在神农顶景名碑前拍照留念。神农顶海拔三千一百多米,号称华中第一峰,比四川峨眉山还要高,但此时天风浩荡,大雨倾盆,峰尖在云雨中隐晦迷离,我问车主我们站的地方海拔多少,回答有二千九百多米。汽车继续前行,我注意到山道两旁长满一丛丛箭竹,那些大熊猫最爱吃的箭竹芊芊柔柔,与广东金鸡岭的金鸡竹相似,可惜神农架至今未发现过大熊猫,倒是道旁不时出现“野人出没处”的警示牌,我睁大眼睛搜索,真的希望能与野人擦身而过,只不过在这个严寒的风雨天气连鬼影也没一个,森林里虫豸、扁虱、水蛭、蚂蝗、毒蛇也才不至于一窝蜂窜出来,一些必备工具派不上用场。神农架有动物王国之称,但只能听到山鹰嘶叫,偶见野鸡在路上信步,车到跟前才扑楞楞扇动翅膀钻进草丛,于是我把希望寄托在即将到达的金猴岭。金丝猴与大熊猫一样为我国独有,被视为国宝,金猴岭是金丝猴的主要活动区域,那里树木稠密,山泉淙淙,我沿着瀑布爬上去,直达山顶亦难觅到那些“金发美人”的倩影,就如青涩的初恋,“爱你实在不容易”。

 

               

        叶自飘零水自流

        从神农顶景区返回,便继续我南北纵向穿越林区的行程,到五十多公里外的红坪镇。藏在深山里的红坪比木鱼坪简陋得多,只在不足百米的公路段挨山边建起几座新房子,有派出所、税务所、卫生院门诊部、一家宾馆,还有算得上漂亮的“希望小学”,此外是一些兼有住宿的饭店,后来经了解,这个小镇下辖三个乡,总人口才2000人。意想不到的是那里海拔更高更寒冷,加之肚内空空未及补充热能,下车时冷得我直哆嗦,前几年穿越青藏高原也未感到如此寒冷彻骨,便冒雨弓腰快步跑向最近的路边饭店。

        店内几个人正围着火炉烤手,他们连忙让出位置招呼我,这十多天来几乎未遇到过光与热,自然感到温慰,还乘机抖出洗过未干的衣袜烘烤。老板娘是一位美艳的少妇,服饰打扮与举手投足无不透出高雅的气质,我暗暗称奇山窝里竟有如此美得冷艳的妇人,她吩咐伙计马上给我准备火锅和苞谷酒。当天是10月27日,昨天广州的朋友在电话中说那里仍开空调穿短袖衫,怎么这里会是另外一个世界?他们说往年这个时候已下雪了。饭后入住客房,我把其他床上的棉被搬过来才钻进被窝——这是仅有一名房客的好处。

        早晨起床吃了点干粮出门,发现这个小镇的风光不俗,溪流穿镇而过,公路两旁秀峰竞立,对面的五指山更可与黄山媲美,古树盘崖,云雾缭绕,不啻是一幅水墨淋漓的意笔画。古犀洞群景区就在小镇旁,沿迎宾门拾级而上,山岩上方有一个巨大的洞,是可见天日的通天洞,一股瀑布从洞口飞泻而下,有如天河泄漏,为山岳型风景区所独有。然后越吞云垭,进入化石陈列馆和古犀洞群远古人类遗址,前几年经正式发掘,洞群出土近百件旧石器和大批动物化石,其中有大熊猫、东方剑象、华南巨貘等。遗址海拔2100米,填补了我国高山洞穴考古的空白,是我国除西藏之外海拔最高的旧石器遗址。

        吸引我的还是景区内的自然风光。

        清晨,手擎雨伞,脚踏落叶,襟袖渐染风霜,我在空山寂寂的红坪画廊徘徊,虽然天空总难得开朗,但五彩斑斓的景致依样迷人。在这里,落叶阔叶林和亚寒带针叶林混杂,但见槭树和三角枫醉红,落叶松金黄,一片炫彩在错落的空间呈现出丰富的层次效果,这全然不是清溪浅水看小荷的韵致,没有楚楚姿态,没有妩媚艳俗,缺钙的精神在这里无缘。我呼吸着干净纯冽的空气,在无我之境放浪自己,顿生一种仙家之感,早已驱散了瑟瑟深秋孤客行旅的忧伤。感悟静穆,景区只我一个人拥有,只有我与大自然赤身相见,恍觉自己就是《绿野仙踪》的小女孩,只有我与茵茵青苔飘摇落叶罅谷幽岩亲近,只有我与远古人类对话,没有小贩的聒噪,没有其他游人拥挤着呼伴,没有寺庙的香烛缭绕。尘俗不侵,表现出静美与纯情,唯有此刻才心境清静,体验到与天地共存的感觉。


        百里画廊伴君行

        告别红坪,继续向北完成纵向穿越,在红花朵林场往东拐,抵达五十多公里外的松柏镇。坐的依旧是吨位很小的农用车。从长江边的秭归县香溪镇上岸就一直乘那种车,那种小型车很能适应狭窄的山路,后面车厢还可运货或供山民捎带山货,可以说是山区特色的交通工具。

        雨还在下,途经天门垭和燕子垭,那两个景区更是山势奇崛险峻壮美,临高远望,山的集群被白云浸淫,云浪翻滚着向天际拥去,宛若蓬莱仙境,我虽觉风景灵异,但吸取在神农顶风景垭不尽如人意的教训,也没下车而直奔林海新城松柏镇。松柏是神农架林区首府,是被夹在两架大山之间的条形山城,过去没有工商业,交通极为不便,山民往往背着山货步行数百公里到四川换盐巴布匹,生存环境十分恶劣,不过已成为历史,如今无处不是商潮叠涌,商贾云集,长途客车可通达襄樊、武汉、巴东、秭归、宜昌、当阳等地。第二天凌晨五时车开襄樊,车程293公里,我从宾馆步行到汽车站时,惊奇地发现星斗满天银河泻远,十多天来的绵绵秋雨终告结束。

        睛天来得太迟了,神农架似乎不让我看清它的真面目,或许这就是前定,是天意和无法推拒的因由。

        这趟神农架之旅,因察物不细料事不神,遇上阴冷的风雨天气而吃尽苦头,几乎成了一次绝望的经历,不过并非一无所得,最值得称道的是曲折逶迤的百里画廊。富有特色的景观,应从兴山县高阳镇昭君村算起,南漳市为止,长约400公里的天然画廊,目及所至皆风景,摄影发烧友见此定会欣喜若狂。多日来在莽野之间穿行,沿途多有溪河相伴,香溪、湘坪河、木鱼河、南河,还有叫不上名字的,那些河一般不算宽阔,甚至仅为溪涧,但河中多有嶙峋怪石,水流湍急,或水声訇绝,或流转如歌,浪涛飞溅像是一朵朵开不败的白花。而与碧流相映衬的是山峦夹岸,耸跃跌宕,红叶点染的自然美景充满邪性的冶艳,赤橙黄绿牵惹人的视线,这是大自然在一年中最后的艳情。一幅幅莽莽苍苍的景画递嬗不绝,意识流似的在眼前联翩迭来。我敢说世上最美的画,不是梵高,不是莫奈,而是神农架的寒天美韵,是大自然的子宫孕育出来的暮雨朝云,秋意阑珊时漫无边际的色彩,更何况,神农架是地球上仅存不多的动植物基因宝库,是人类世界不可多得的最后遗产。

        汽车在高山陡崖不停地旋绕,没完没了的急转弯最终把旅客们旋得眼冒金星、张惶失措焦苦难言,一位来自洛阳的供销员抱怨说:“实在不是人受的罪,今后再也不来这鬼地方了。”我笑道:“你挣钱的不来,我不挣钱的倒来了。”风一样驿动的心,漂泊是一种生命境界,是我把自己的生命高挂在绝壁小道上,我毫不理会因连日阴雨山上滚下的石块把车顶砸得蓬蓬响,漠然对待塌方造成的行车困难。行如尺蠖的汽车进入南漳市区,才最终挣脱了山路的纠缠,江汉平原绿意葱茏,平展如梦。

        汽车像是受尽了委屈的孩子,欢快地扑进江汉平原的怀抱。

上一篇:雪润神农架下一篇:神农架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