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神农架—上天遗落的一封情书

2014-11-26 09:17| 发布者: 心心心·念| 查看: 805| 评论: 0

摘要: 我曾试图在一片原始森林中完成一次徒步的穿越,我想在丛林深处堆积的落叶上找到一枚时光的印戳。我不知道,我是否会在一棵叫不出名字的参天大树上找到岁月留下的记号,我还企图在那些昆虫和鸟的鸣叫中重新做出对自然 ...
        如果说西藏的纳木措湖是天使的一滴眼泪的话,那么湖北的神农架就是上天遗落的一封不曾写完的情书。这一封情书,是满山遍野的野杜鹃痴心的绽放,是冷杉松向着天空执着爬升的孤独,是金丝猴在野谷里安详的睡眠,是一条条从天而降的瀑布的万千柔情……
        我从遥远的陕北的旱原上乘一缕云抵达神农架的牧场,我方才发现,这里的大地完全被整片整片的原始森林深情的覆盖。面对炎帝巨大的石像,我想从某个山头找出他当年搭起的晾晒草药的木架,可是,此刻的神农架,随处都是一座座用时光堆积起来的高山,时光以千百年来茂盛的树木完全把曾经的塔架掩藏,就像隐秘的故事被深藏在岁月深处。
        其实,如今的神农架,早已从远古的海洋中被上天的鱼线拽出水的深渊,然后以土地和山石孕育着千种万种的植物让这片大地深藏在安宁之中。
        我曾试图在一片原始森林中完成一次徒步的穿越,我想在丛林深处堆积的落叶上找到一枚时光的印戳。我不知道,我是否会在一棵叫不出名字的参天大树上找到岁月留下的记号,我还企图在那些昆虫和鸟的鸣叫中重新做出对自然世界的美好判定。
        如果没有向导,我想自己一定会彻底迷失在这片大地的后花园中。
       沿着没有路的路在丛林中穿行,一种我从未体验过的幽静蛰伏在四周。一声虫鸣传过来,都好像是从树丛的哪里水一样滴下来,甚至会惊动一棵发呆的小草,发出清晰的惊奇声。
        越往丛林深处走,那种幽静就越发让人感到有一种声音的迷失。我从未见过有那么多种类繁多的花草聚集在一起,虽然是那样的丰富拥挤,然而,却都那样安详得共享着一张土地的温床。
       可恨我对植物的了解太少,我叫不出它们的名字,就像我面对一个曾经熟悉的人却叫不出这个人的名字一样尴尬。所到之处,这些不知名的花草却一点不吝啬它们的美丽,都一个个的向我展示着他们生命中最鲜活动人的叶片和花瓣。是的,它们都对着我微微的笑着,对着世界微笑。它们也是那样的单纯,但是却并不胆怯,总是愿意把它们的美好施予我们来共同分享。它们不曾经历过锄头和割草机冰冷的锋芒,也未曾被一把镰刀割伤,所以,它们不懂的设防。只要有一缕阳光轻轻的洒下来,有一阵微风掀动它们的舞裙,它们就会摇曳着、抖动着,把生命的美好完全坦露在大自然中。
       我看到一些粗壮高大的树木横倒在森林中,树桩上长满了细细绒绒的苔藓。偶尔有虫子在苔藓的深绿中酣睡,就像一个幼小的婴儿在婴儿床上做梦,样子可爱的让人不忍有一丝的惊扰,只能悄悄的、长时间的看着这样一幕森林中的景象,内心无限的安宁。
        那些树木应该已经死了很久了,不知道是自然病死、老死的,还是经历了什么样的灾难。不过,现在它安静的沉睡在时光里,它似乎只是停止了一种树的呼吸,而它的身体却以细密精致的苔藓以另外一种生命保持着鲜活。如果说一棵树能在自然的森林中成长,最后老死在森林中,那这样一棵树就算完整的完成了一个生命的轮回,也该是有福气了。何况,我看到一些腐朽的树体上,还有一些花草在快乐的生长,仿佛这也是一棵老死的树的生命的延续,抑或也是这棵树生前就有的一个被实现的愿望。
       苔藓与世无争的生长在寂静的隐秘中,或者在潮湿的墙壁上、树桩上,甚至有一些会在一块岩石上做常年的静坐,仿佛是森林中的修行者,然而它内在的深度却让作为灵长类的人无法触及。这些森林里被幽暗的光线照亮的深色的苔藓,实在像是深藏在森立中最卑微的生命,但是,它们似乎从来不以仰视的姿态去争夺一块更高的天空,它们只用修行的方式完成和自然和大地的一次亲近。
         想想,都是些伟大的卑微者。
         这样穿行在浓密的森林中,你不能不被森林独特的幽静和它无限的丰富深深的感染。在更高的高处,你会突然听到清脆的水流声偶尔灌满耳际,如果不仔细寻找,被那些植物藏起来的流水就像你的一个梦境,惶惑又美好。对于一度生活在黄土高原上的人来说,这种高山上的水流声,绝不亚于一场春雨对于久旱的庄稼地的诱惑。一路上,我总是被这些流水的天籁之音深深的缠住了脚步,只那样屏住呼吸悄悄去寻找她隐秘的身影。有时候,我会在一堆优雅的石头后面看到她清纯的容颜,有时候,会在一片草丛中看到她窃窃的笑容。我无法不被这些纤细的水流打动,在我无限眷恋的盯着她们发呆时,她们有时侯会恶作剧一样一个转身就藏到了某棵大树后面,或许还偷着看我一脸迷惑的样子呢。
        其实,她们哪是那么柔弱纤细呀。这片森林的体内,它们就像是一根根遍布的血脉,以水的柔情成为大自然的另一种情怀。我曾经将手伸入一线流水中探知她的心跳,透过我的指尖,我分明感到一种流水的欢悦以清凉的知觉直抵我的内心。想想,当她们经过一棵树,一棵草,或者一片野花时,这些植物该有多么的幸福。

        是的,这片森林中四处都隐藏着名贵的植物,它们不知道从世界的哪个方向聚集到这里,似乎这里从来就是一片植物的乐园。当年神农氏选择在这里采集草药,并搭起一个个晾晒草药的木架成就了人和神的文明,想想那样的情景,就让人不由得有一种想穿越到远古的冲动。
         时光的静谧中,百鸟啼鸣,万水叮咚,我仿佛可见高大的原始野人睡在山坡上晒着太阳,身边的花儿开的此起彼伏。白乌鸦在高高的树枝上谈情说爱,谁知道,早被盗情的蜜蜂把这些情话偷偷的采了去在更隐秘的地方酿制着它们爱情的蜜汁。金丝猴的母亲还是那般慈祥,暗淡的暮色里还给幼小的小毛猴费力的捉着虱子。多情的狐狸成双成对的在湖边散步,远在高处的凶恶的豹子远望着心中的美食却一动不动,似乎再也不想用残酷的手段去打破狐狸的幸福了,不知道这种天生的欲望它能否终究得以消除。神农氏的药架上,依然晾晒着千万种草药,几只狼不远不近的来回走动,卫士一般守护着,偶尔传来几声长嚎,那是对那些喜欢偷食药草的小鸟的训斥……
        想想,总是那样的让人深陷在自然的原始中不想走远。说真的,我差点从这种幻想中丢了自己。事实上,这片森林中的确还有许多珍贵的鸟类和动物在此栖息。如果我是做科研的,我一定会如数熟知这里的每一种动物和每一种植物,并在这两样的文字里写出它们美丽的名字。遗憾的是,我只是一个从这里过路的行人,我只能以敬仰的心面对一片自然的深绿留下我万千的敬畏和无限的感动。
        其实,这里才是自然本来的面目。我也只在陕北之外的这片森林中第一次真正理解一些植物和昆虫的生命,哪怕我曾一度人为的赋予它们卑微,但是却那么纯朴的让人心动。
        神农架,我曾在你幽深的地方,感受上天这封未曾写完的情书的缠绵,我似乎从红桦树的纸张上找到几句段落的诗行,我这样偷窥,是否可曾惊扰到你的宁谧。如果,我的脚步曾经给你无比的安详带去些许的惊扰,那么,我愿意以文字的方式在对你表示深深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