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情系金猴岭

2014-11-17 15:50| 发布者: 心心心·念| 查看: 710| 评论: 0

摘要: 神农架的金猴岭也许是最具原始味儿的地方,一走进金猴岭,扑鼻的就是那青苔的味儿。大大小小的岩石上粘贴的是青苔,形形式式的树干上攀附的是青苔,细细粗粗的藤蔓上缠绵的也是青苔,毛茸茸的青苔散发着一种久违的气 ...

      

    神农架的金猴岭也许是最具原始味儿的地方,一走进金猴岭,扑鼻的就是那青苔的味儿。大大小小的岩石上粘贴的是青苔,形形式式的树干上攀附的是青苔,细细粗粗的藤蔓上缠绵的也是青苔,毛茸茸的青苔散发着一种久违的气息,氤氲在山林之间,渗进你的肌肤。

 
      当然,那最具有动感的是金猴溪了,溪水不知从什么地方流出,它只是紧紧地追随你脚步的足音。你的脚步轻了,它悄悄的了无声息;你的脚步重了,它随之一声叹息。溪水清澈地让你无法用什么形容词来描述它,只见那水流中的石头一个个棱角分明地窥看着你,让你忍不住地伸出手去触摸它一下,它是清凉的,清凉地流进你肌肤的毛孔,让你整个的心胸也爽然了许多。可当你陶然在这份无以伦比的清凉时,溪水却奋不顾身,纵身一跃,飘逸成一条条的细长白练。白练高悬在岩石上,穿梭在绿树间,跌落在水潭里,绽放出一串串雪白的浪花,浪花咬咬这块岩石,又舔舔那块岩石。
岩石无语,它以一种亘古不变的姿态配合着溪水,站着的就站成一种威严,坐着的就坐成一种敦厚,即使是躺着的也躺成一种沉稳。也许,你借助于想象,可以赋予这些岩石这个或者那个的极富有诗情画意的称谓。可它们全不在乎,只是用一种静默让你觉悟:水以石而灵动,石因水而温厚。
 
      其实,因了石那些树也更显出遒劲。金猴岭的树种有数千之多,它们一排排地走向山巅又一排排地走下山谷。最为抢眼的自然是那巴山冷杉了,巴山冷杉或粗大或细小,或独自傲立或双双依偎,树干却一律笔直,树枝却一律向上,树叶却一律青绿。传说在神农架流传着这样的一个故事,故事没有文字的记载,只有代代神农人的口头传诵:一个出身豪门的情窦初开的女孩,爱上了一个常常到山上采药的小伙子。他们在溪边谈情,他们在月下说爱,于是也就有了白头到老、携手终生的盟约。可这样的一种纯如清溪、明似月色的爱情,却遭到豪绅的竭力阻挠。女孩和小伙在厮守无望的百般无奈之中,便一起爬上高高的山崖,然后纵身一跃。从此那小伙子就化成了冷杉,而那女孩则化成了满山遍野的杜鹃。
 
      我没能看到红艳艳的杜鹃,但我坚信,冷杉的坚守,一定会迎来满山的杜鹃花开,冷杉的青绿和杜鹃的艳红,组合成的一定是世间最美的图画。孤傲的红桦一定会为之而动容,茂密的石枣子一定会为之而欣喜,紧紧抱成一团的珍珠梅一定会为之而喝彩;一定还有那些业已枯死了的不知名的树,依旧挺立的树干,依旧倔强伸向高空的枝丫,固守着树的形象,静候着花开的笑靥,静听着花开的声音。
 
      而那古老的藤蔓则缠绕在树上,匍匐在石上,蔓延在溪上,传送着林子深处的阵阵鸟鸣,也传诵着那个令人扼腕、曲肠的凄美故事。
 
      走在这样的故事里,有荷叶般阔大的叶子,它们重重叠叠,挥洒出片片青绿;也有密密的细叶上摇曳着的小花,它们你推我搡,点染出点点纯白。我不知道这叶,这花的名字,我猜想,它们该是从《楚辞》中走出来的吧。
 
      就这样,在一个短暂的时空里,我与久违的水、石,久违的树、藤,还有那久违的青苔以及久远的故事联为一体,这是古老的金猴岭給我的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