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文化 查看内容

神农架原始森林故事之红桦树,爱情树

2014-11-16 01:16| 发布者: hisnj| 查看: 1057| 评论: 0

摘要: 写在前面的话:一直想写神农架的故事,既然说是故事,就有想象和猜疑的空间,请勿对号入座,请勿对人。美丽的故事让我们心声感激与各种感动,平淡的故事让人不想往下读,不好的故事让我们心生不平,不管这个故事好坏 ...
      写在前面的话:一直想写神农架的故事,既然说是故事,就有想象和猜疑的空间,请勿对号入座,请勿对人。美丽的故事让我们心声感激与各种感动,平淡的故事让人不想往下读,不好的故事让我们心生不平,不管这个故事好坏与否,人类永远不缺乏故事。原始森林故事系列我会持续写,各位看官慢拍砖。
     外公今年80有余,除了眼睛有白内障现在看不见以外,身体还非常硬朗。外公与外婆在神农架的深山里生活了将近30多年,生育6个孩子,两个人也吵了30多年,外婆在56岁时因为心肌梗塞去世,从那以后外公再也没有说过外婆一句坏话,生活里全都是亡妻的好与贤惠。后来另找了一位老伴,有了比较,更是觉得亡妻是世上最完美的妻子了。
    关于外婆的故事我听的很少,影像也很模糊了但是外婆是那片山里的能干女人是大家都知道的。小时候每每有人为外婆嫁给了外公鸣不平的时候,我和姐姐都会调皮的问外婆:“婆婆,您说外公有那么多得不好,您为什么会和外公结婚呢?”外婆就会抱着我们慈祥的对着火塘的火焰说:“婆婆年轻的时候好多人上门提亲,但是你们的太太(外婆的父亲)信迷信,因为你们的外公妈妈和奶奶都还在,就有两个婆婆,农村说做媳妇最大的福气就是有双婆婆,遇到这样的婆家,一定会儿孙满堂惠及后人。”就这样,外婆嫁给了外公。
    外公是家里的独子,外公的父亲是山里响当当的穷光蛋,而我的太婆婆却是十里八方的大户人家的闺女,我太婆婆的父亲是农村的教书先生,他们家不但家世显赫且是当地的大财主。为什么太婆婆会嫁给太爷爷呢?二位老人都长寿,虽然是太爷爷婆婆辈的人,但是我却见过,我的太婆婆直到我2590多岁高龄才去世。好奇的孩子们总喜欢挖老辈的故事,而老辈又爱给孙儿们讲故事,被我们左套又套,套出点眉目来。
    我的太婆婆在虽然生在深山,但是当时的神农架山清水秀,且又是大财主家的女儿,还识得几个字,基本上家里不让干重活,唯一的工作就是最轻松的放牛。而我的太爷爷家就在太婆婆山下,太爷爷长的人高马大且非常帅气,砍柴打猎在村里都是一把好手,心仪他的姑娘是大把大把的。而我的太太只有一米五,我想太爷爷是怎么都看不是太婆婆的吧。太婆婆家也怎么都看不上我的太爷爷。这样的姻缘别说在100年前的神农架,就是在当今社会,也很难再有一次了。
    太婆婆在山里放牛,闲来无事就砍柴带一捆回去,经常碰到太爷爷,一来二去两人就熟识了。太婆婆喜欢太爷爷,经常塞给太爷爷一个包谷面馍馍、一个果子什么的,然后就当没有碰上走了。当然有姑娘给太爷爷赛过鞋,塞过红桦树剪的漂亮花样。到了该给这二位提亲的时候了,太婆婆家族一个厉害,当然是要找门当户对的主了,但是她们家里就有一个脾气大的我太婆婆的姨这样的老姑娘,因为反对家里提的女婿,楞是一辈子没出嫁,退了婚等到心爱的那个人要娶她还是不嫁,人家就是不嫁,谁也不嫁!在家里做一辈子老姑娘。所以当太婆婆委婉的跟家里人说:“放婆子(神农架山里人说出嫁说放婆子)放远了想家,放近点我回家也方便。”家里人就明白了太婆婆的心思,这方圆几十里就是太爷爷一个光棍了,不是说他是说谁呢?太爷爷虽说穷点,但是种田、打猎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再加上家里有个性子烈的姑娘没有出嫁,已经让这个大家族觉得脸上无光了,不能再有第二个了!找上媒婆一牵线,那农村的媒婆叫一个会说啊!这桩看似不可能的婚姻就成了!
农村早婚,我的太爷爷活到70多岁去世,我记忆里的太爷爷脾气好,经常抱着我们玩,从口袋里给我摸吃的,从来不和太婆婆吵架,反而是外公外婆每天都爱争嘴。但是外公有一次摊上事被公安局抓去(事后证明是误抓)婆婆却从早哭到晚,整晚整晚不睡觉想着外公,和太婆婆太爷爷安静的爱情截然相反。太爷爷一到冬天就爱带着外公还有家里的狗去山上赶仗(打猎),回来我们就有野味吃了,听太爷爷给我们讲故事,讲在山里打老熊,一铳没有放准,大熊回头把放铳的人捉住一起往山下滚,后来熊死了,人还活着。有时候给我们逮兔子回来玩儿,对我们溺爱到用妈妈的话说无法无天。可惜的是太爷爷去世的事后,我们都还小,小到无法理解死亡是什么意思。有人到我们家报信说太爷爷死了,只见妈妈当时就嚎啕大哭然后风一般的收拾东西我和姐姐相互看了一眼,可能是觉得变化太快了吧,哈哈笑了起来,妈妈给我们一人一耳光风卷缠云般得赶回老家去了。
    后来谈起太爷爷的往事,红桦树含油,是顶顶好烧的柴火,太爷爷从来不砍它来烧,也不让爷爷砍。太爷爷去世的事后,太婆婆一滴眼泪也没有掉,只是比以前更沉默了。直到十几年后去世,一直都是我心里最亲最亲的太太。
我知道太爷爷和太婆婆肯定还有更多精彩的故事,只是要我用心去挖,这个过程对我来说一定是一个充满了思念与乐趣的过程,这些故事神农架这片茫茫大山里和这片大山里的人来说意义非凡。请耐心等待。
纪念我两位太太,每一位神农架的老人,在我心里,都是我那和蔼慈祥的老太太。
    放上神农架百岁老人们的一组图片,寄托相思之情。




作者:韦群 @神农架韦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