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网 HI-神农架▾ 神农架游记 查看内容

神农架赏雪记

2014-11-14 17:27| 发布者: hisnj| 查看: 825| 评论: 0

摘要: 在我的记忆中,神农架是夏秋季节的人间天堂,她的美自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而冰雪覆盖的神农架又该是怎样一种风韵呢,意欲睹而为快的念头在我心中日益强烈起来。机会来了。那是春节过后,适逢我的好友蓉过生日,我 ...

     在我的记忆中,神农架是夏秋季节的人间天堂,她的美自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而冰雪覆盖的神农架又该是怎样一种风韵呢,意欲睹而为快的念头在我心中日益强烈起来。

      机会来了。那是春节过后,适逢我的好友蓉过生日,我们一行五人欣然前往。

      蓉就住在神农架林区,是一家私营企业的老板。经历了下岗的艰辛磨砺,不知蓉吃了神农传世的哪种滋养药方,当年那个清秀可人的蓉,爱哭鼻子颇显羸弱的蓉,已嬗变为一名女强人,开发的神农架野生猕猴桃系列食品成为八方游客的抢手货,如今是本地响当当的创业明星。她是我最欣赏的女人之一。当快要相聚的兴奋正在浓得化不开时车子已不知不觉到达她的家门口。

      蓉一家人已等候多时。此刻寒风萧瑟,但扑面而来的热情散发着阵阵温暖。只有在神农架才能吃到如此正宗的各色野菜和土鸡火锅在餐桌上肆意勾引着每个人的食欲。大家推杯换盏,此起彼伏地吟唱着一首首盛情的迎宾曲和友谊歌。一拨又一拨热浪促使不胜酒力的我偷偷溜到屋外。下雪了!纷纷扬扬、飘飘洒洒的雪花不知何时已开始了从天庭到大地的舞蹈,为整个街道、房屋、树木、群山换上了观看演出盛宴的洁白晚礼服。

      一团团,一簇簇,六角形,蝴蝶状,翻转腾挪,铺天盖地……好一派天女散花的宏伟壮观景象!久居钢筋水泥垒砌的闹市之中的我,习惯了烁石流金的炎热,体验过阴雨连绵的烦闷,也日复一日在生活中不经意演绎着人心的浮躁,对下雪怀有一种久违的新奇和莫名的情愫。我敢发誓,至少有二十年没有见到过如此酣畅淋漓的下雪场面了!二十年前,在我的老家一个叫做“户溪”的地方,母亲看着漫天大雪告诉我,你当年出生的时候就是下着这么大的雪。看来,雪之于我还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缘分。纵然岁月更叠,四季轮回,而邂逅大雪的缘分竟然二十年等一回!我被雪花韬光养晦、深藏不露、时机成熟方来惊艳人间的品格和魅力所感染,旋即避开亭台廊檐的遮挡,仰头站立小街一角,尽情欣赏着雪花的舞姿,感受着雪花的润泽,品味着雪花的冷艳……酒意也清醒了许多。人生四季,冷暖自知。雪花!你是人间的报春天使吧?!能不能告诉我,人生必须经历多少次分崩离析的苦痛和磨难才能像你一样如此练达、从容而灿烂呢?……

      急促的电话声唤回我的思绪。我折身进屋,把下雪的好消息告诉给朋友们。没想到,次日去风景垭观赏雪景的想法大家一致拍手称好!

      第二天上午,太阳重新绽开明媚的笑脸。目之所及,江山一色,白雪皑皑,银装素裹。雪后初霁的新鲜和刺激在每个人的眼里和脸上流动着。大家不想去赶游客爆满的趟子,于是就把蓉精心安排的滑雪项目和泡温泉行程强行改成下一次的活动内容。车子缓缓行驶在开往风景垭的路上。公路两旁,无论是坡地还是山林,被服的积雪在丽日的映照下闪烁着明暗有致、强弱各异的银色光芒。车行其间,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身处南方的神农架还是北国的哈尔滨。宽阔平坦的公路,似乎是白雪公主昨夜遗落在人间的锦帛玉带,优雅而飘逸地向远方延伸。随着海拔的增高,积雪也在不断增厚。平日里那些争奇斗妍、千姿百态的树木,全都褪下了或深绿、或火红、或淡褐、或浅黄的彩装,此刻一律粉妆玉砌,晶莹剔透,煞是可爱。满山遍野的玉树琼花让我们感觉走进了一个如梦如幻的童话世界。很多时候,人在车上是绝对坐不住的,因为步行踏雪,聆听脚下咯吱咯吱的响声,回眸身后歪歪斜斜的脚印,也是一种绝佳的人生享受。偶有惊鸿一瞥的飞鸟亮开赞美的歌喉从头顶一掠而过。悬崖上的飞泉已定格成一排排垂挂的冰帘或凌柱,溪流亦暂时冰封了往日的奔波——不过仍保持着激流勇进的姿态。也许是气温陡变的缘故吧,沿途遇见的游客比往常少了很多,这倒让我们更加享受这份难得的宁静与安详。同行的红男绿女们不断变换着各种“pose”拍照,生怕一不小心错过这天赐的美景。还有几位伙伴突然变成了顽童,堆起了雪人,打起了雪仗,一阵阵爽朗的笑声在山谷回荡。尤为可笑的是,一位美女只顾看景没看脚下,背后的帅哥猛地一声:“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惊得她摔倒在地,帅哥马上受到大家的严厉“处罚”——陪她走路、为她背包。再看蓉,正兴致勃勃地在前面边走边哼起了那首《踏雪寻梅》的歌。其实,在大家眼里,蓉何尝又不是那历经风霜、正在灿烂开放的梅呢。我被路边小溪琳琅满目、银光闪闪的天然艺术品——冰条所吸引,情不自禁扳来一根又一根,如获至宝地欣赏着,间或还美美地吮上几口,一如吸吮母亲甘甜的乳汁。此刻,除了轻松和愉悦,还有什么呢?山水之间有清契,林亭以外无世情。俗世纷纷扰扰,唯有这冰清玉洁的大自然才可以让人放飞心灵,回归纯真,化解抑郁,抚慰现实生活中备受煎熬的身心。你能说不是?!

      正当我们累得香汗淋漓,有人一声欢呼:风景垭到了。伙伴们更加来了精神,你拉着我,我拉着你,一副迎风傲雪、豪气冲天的架势。正所谓:无限风光在险峰。站在风景垭,举目四望,大地似延绵起伏的汪洋雪海,崔嵬突兀的雪峰是天神掀起的惊涛骇浪,我们站在“风口浪尖”上大有飘飘欲仙凌云腾飞之感。极目远眺,但见千峰逶迤,匍匐脚下。我突然想起毛主席那句著名的“山舞银蛇,原驰蜡象”诗句来。雪谷像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正躺在母亲怀里酣然入睡,让人不忍惊扰。俯瞰垭口,积雪似仙女织就的素锦,从山顶一直铺展至垭底,把那些鬼斧神工、千奇百怪的尤物装扮成了冰雕玉琢、憨态可掬的宝物,这无疑是上帝在大自然的点睛之笔。蓦然回首,神农顶宛如一块硕大无比的碧玉,散发出一种神秘的光辉。天空瓦蓝瓦蓝的,没有一丝杂质。白云调皮地一会儿搂抱着雪山的腰际,一会儿抚摸着雪山的头顶,然后在空中舞了舞银白色的水袖翩然而去。一片薄雾飘忽而至,亲吻了一下垭口,又一阵风地跑开了。此刻,这片孕育远古文明的乐土在冰雪的掩映下,是那么通透,那么圣洁,那么妖娆,那么神奇。我想,我们一行人应该是诗人、画家抑或是歌唱家什么的,可惜我们什么都不是,只是对大自然顶礼膜拜的凡夫俗子。我的目光检索着来时走过的路,发现这是一条虔诚的朝圣之路。千百年来,正是这片雪域融化流转,滋养了一代又一代杰出的儿女,其中就包括毗邻其下在世界文化史上享有崇高地位的伟大爱国主义诗人屈原和风华绝代的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和平女神王昭君。而如今,这片雪域正以古老而年轻的绝美容颜和厚重文化惊艳天下,走向世界!

      我独自走到一旁,双膝跪地捧起一抔雪花,把脸颊轻轻贴上去,一股清醒和冰凉霎时传遍全身。我想模仿古人仰天长啸,又想学着今人引吭高歌,畅快地活一回自己,但最终还是收敛住了情绪。离开这里的时间快到了,我们留念忘返于这里的风景,却又不得不走向下一处风景,不管等待我们的风景将是多么地险峻或瑰丽,都必须坚定不移地走下去,走好属于自己的每一处人生风景。(作者:万国清)